“这也是当时为什么没有All In在直播上的原因

  1月10号,一则有关“唱吧抄袭”的消息赫然登上微博热搜,消息称唱吧新推出的弹唱功能和唱鸭高度相似,并称唱吧是“像素级抄袭”。沉寂已久的唱吧就这样重回大众视野,而在这之前接受虎嗅采访时,陈华称唱吧从不抄袭。

  “弹唱功能,早已有之,这只是一个唱歌的方式,所有产品都长得都差不多,没有什么好争议的。”在1月11号唱吧嗨典现场,唱吧创始人兼CEO陈华再度对包括虎嗅在内的媒体谈到了此事。

  2012年5月上线天即登陆IOS平台下载量榜首;一个月用户量破百万;除了吸引明星用户、草根大号、普通用户的入驻,唱吧也吸引了众多一线投资机构的下注:红杉资本、蓝驰创投、祥峰投资...但这种光景仅维持了短短三年,疾速行驶的唱吧号便迎来了急刹车。

  水逆是从坎坷的上市之路开始的,唱吧最初试图在美国上市,因估值原因回国拆VIE寻求借壳上市,2015年8月,唱吧拆除VIE结构,2016年开始接受上市辅导,2018年上市辅导结束,然而至今仍未有进一步的消息传来。事实上,从2015年拆完VIE后,除了股东互相之间的变动交易,资本市场上再无唱吧的消息。

  在唱吧因上市放慢前进步伐时,是各大产品的强势登场,2014年全民K歌上线亿,然而两年时间,全民K歌宣布注册用户量破3亿,登顶移动K歌类APP榜首;随后是直播和短视频的迅速崛起;2019年高调出世的音乐社交产品音遇上线一个月,便迅速完成了用户从0到100万的突破。

  被上市拖累的唱吧,不仅在布局和打法上变得保守,在风口来临之际,从现实来看,也未曾抓住风口迎头赶上。在抖音、快手、B站已经包揽用户大部分注意力的当下,唱吧所面临的竞争也早已不局限于K歌领域的宿敌,甚至每当若干新产品引爆市场时,消失已久的唱吧都会被时不时拿出来鞭挞一下,在各种声浪之下,唱吧的存在也显得尤为落寞。

  “前面几年确实相对保守,因为A股上市被拖累了,做新产品在财务上会带来很大影响。”陈华日前在接受虎嗅采访时,如此表示。

  娱乐赛道上,竞争者众,在今天的市场格局下,遇到创新者窘境的唱吧如何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?它还能重回年轻人的视野吗?

  他听到投资人最多的一句话是:怎么各种风口浪尖都看不到唱吧的身影?除了投资人,每隔一段时间,陈华也要面对来自外界此起彼伏的质疑:唱吧怎么了,陈华好像跟不上年轻人的喜好了。

  2015~2016年的千播大战中,一大批直播平台应声而起,仅2016年网络直播平台就突破300家,市场规模超百亿,在全民直播的热潮中,除了如映客、花椒、斗鱼等明星公司开始在市场崭露头角,BAT和资本也紧随其后,直播风口来临时,唱吧也试图入局,比如推出唱吧直播间APP、火星直播,但在血雨腥风的竞争中,并未取得大的声量。

  “因为独立直播产品是很难生存的,获取用户很难,而且推广的成本太高,我们有独立APP,但效果还不如唱吧站内的流量好。”陈华告诉虎嗅,他的观点是,直播只是变现手段,并非用户产品,流量型产品比如映客、斗鱼可以做直播,但唱吧不同,“这也是当时为什么没有All In在直播上的原因。”陈华说。

  没有在直播风口中攫取到流量红利,在短视频风口来临时,陈华采取的依然是审慎的态度,在他的判断里,短视频这个赛道,除了抖音、快手等行业巨头,其他入局者早已杀红了眼,巨额推广成本下,赛道过于血腥,当然一轮轮洗牌下来,能活下来的依然是少数,让他犹豫不决的还有关键一点:短视频是否会给唱吧原本的音乐形态带来负面影响。“可欣赏的音乐内容不应该只是一个高潮段落,不然内容怎么去沉淀?”

  而在每隔一段时间,每个行业基本可以用新的方式和手段再做一遍的普遍认知中,陈华的考虑从结果来看,就是在直播、短视频等产品的冲击下,唱吧逐渐远离互联网中心。

  唱吧的下一波人群在哪里?陈华自己也不知道,因此在各种互联网产品引领风骚之时,也总难发现唱吧的足迹。

  “最佳时机已经错过了。”文娱行业某资深投资人称,在他看来,各种风口来临时,唱吧的表现过于保守,他也毫不避讳,称已经好久没关注过这个产品,“互联网产品更新换代太快了,谁能长久吸引用户注意力,让用户长时间停留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就是成功的。”

  在这种评判规则下,伴随而来的便是“这个时代我们还需要唱吧吗”的质疑,“最大的质疑是别人会觉得说,你为什么错过了这个机会?那个机会?为什么一个个全都错过了?”“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之前的思考也不一定是对的。”陈华说。

  陈华坦承,在短视频成风口之势时,团队很多人希望能够尽快做出一款短视频产品应对市场的变化,但均遭到了他的反对,“就是没想清楚,相当长一段时间找不到感觉,就不敢贸然去出手。”陈华告诉虎嗅。

  在关键策略上,被上市大计困住的陈华,采取的是保守举措,在人们心目中,唱吧也被贴上了不性感、不潮、不够劲儿的标签。

  “我现在想不到让我打开唱吧的理由。”文娱行业从业人员,同时也是唱吧资深用户的魏巍告诉虎嗅,他称作为用户,他使用唱吧只有两个诉求:一是场景便捷,二是能够免费且能听到其他好声音的唱法。

  多年使用唱吧的经验使得他对这款产品“爱之深,责之切”。除了因为版权问题导致很多歌曲无法找到外,页面也不够顺滑。唱吧也被一批老用户划分为古老互联网时代的产品。

  “确实最近几年没有惊艳的主营业务出现在大众视野,周边产品做了一大堆。”陈华有点儿无奈的告诉虎嗅。没有主营业务在和陈华对话期间被多次强调。主业一直在沉寂的唱吧,至少从最近几年来看,在创投市场并没有杀手级的重磅型产品亮相。

  2014年唱吧布局手游市场,推出“泡泡兵团”不到一年便销声匿迹;同年涉足线下KTV,投资麦颂KTV,并喊出5年内开2000家门店的口号,而据陈华介绍,目前开店数额仅为500家,与目标距离相距甚远;2017年唱吧投资线下迷你KTV“咪哒minik”,该项业务被陈华寄予厚望,但从目前来看,受关店潮的影响,咪哒minik并没有带来理想中的效果。

  2015年唱吧就开始成立硬件团队,号称要用最好的工艺设计做出最好的硬件,在由小米组成的主要硬件团队的主导下,唱吧小巨蛋麦克风开始在各大综艺崭露头角,并上线天猫和京东等电商平台。但该项业务对唱吧整体的增长指标带来何种影响,陈华并未对外透露。经过几年的发展,小巨蛋麦克风经过更新换代,也完成了从单向发声、双向发声、三向发声到现在的四向发声,以及演唱会级别的音效改进。“但这也不是主营业务。”

  2018年初,唱吧推出一键修音,希望通过声音整容,让用户从“音痴”变“歌星”,在该模式下,用户可以选择不同强度的修音效果:轻度修音、中度修音、深度修音。而在用户评价中,对该功能并不买单,首先必须是伴奏上有注明可以修音的歌曲才能使用该功能,“唱吧线上修音服务对用户来说并不是刚需,更多是为了向用户推出付费服务,关键是与线下专业录音棚相比,这项业务并没有显示出更好的优势。”在知乎评论中,对此功能也充斥着鸡肋、让声音扭曲、没有连续性等各种评价。

  “用户对我们的一键修音还是不满意。”陈华说。在获得用户各种吐槽后,今年3月份,在唱吧旗下子品牌“未来之音”发布会上,团队再推出8.9.9声音黑科技智能混音版本,力争在唱歌音效上寻求新的突破。

  可以发现,在唱吧各种垂直业务线的全家桶里,基本都是围绕唱歌音效、技术展开,你也总能零零散散看到小巨蛋的新闻、线下KTV的新闻以及时不时掺杂着的各种黑科技概念,陈华自嘲,称为了发新闻而发新闻。“我们一直在憋,憋了快一年的时间了。”

  陈华称今年以来,他一直在思考,如何把唱吧现有的优势发挥出来。今年四月份,在一个会议上,陈华认为自己琢磨的事情有了点儿门道:在K歌这个赛道上,唱吧已经有了巨大的竞争对手;在垂直业务线上,都还不错,但影响力依然没有泛起水花;线下KTV也还在开展,但唱吧的拳头产品在哪里?在音乐这个小众市场,如何真正回到C圈?如何把从唱吧流失到抖音快手的红人重新吸引过来,是最主要的命题。

  为了能够重回年轻人视野,陈华最近正在唱吧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战略革命。他把唱吧的战略重新梳理了一遍,并对唱吧的方向做了一个重大改动:从K歌产品转向音乐产品。

  “我们被自己限制住了。”陈华说。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在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应用给了用户更灵活的展示空间时,唱吧的内容形态依旧单一。“这是我们的问题,不是用户的问题。”

  “唱吧活了六七年,当年的主流用户全老了。如何抓住20多岁的年轻用户,是唱吧接下来要重点考虑的。”陈华称。他梳理了唱吧是否还有拿出去值得骄傲的东西,首先在用户规模上,无法和宿敌全民K歌相匹敌;与抖音、快手更是不在一个量级。但在音响效果、唱歌体验等工具领域,陈华称这方面唱吧是拿得出手的。纯粹的K歌业务,可玩的内容极度有限,并且面临着激烈的竞争。而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想清楚用户,或者说年轻用户的核心诉求,围绕这方面提供相关服务。

 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近半年来,一波波热爱音乐的年轻人被拉进唱吧的公司,陈华想要了解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,在玩什么,在关心什么,需要什么,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:附着在唱吧上的音乐人,小明星,歌手、艺人、素人....他们还对音乐有追求,自身并不完美,有强大的成长动力,陈华称这是他看到用户需求最大的痛点。

  “唱吧里面太多这种人,一个月至少有一两千万的人在玩唱吧。”如何为这批“未出名的毛不易”提供更好的服务,甚至满足他们对名和利的追求,陈华在业务模式上做了相关布局。

  在唱吧诞生之初,用户只能拿手机录制内容,陈华称未来唱吧会放开内容的上传方式,允许用户导入手机相册,在PC端直接上传生产好的内容,但是视频内容是一到十分钟的泛音乐类视频,“如果你今天的欲望,是想找一个短视频快速进入高潮,请用抖音和快手,我没有必要去跟抖音快手抢,这不是我的生意。”陈华称。

  为了降低用户生产音乐视频的门槛,唱吧也上线了智能剪辑工具。唱吧用户可以在APP中利用字幕、场景的自动切换等工具,生产出音乐视频内容,同时也上线了对口型视频素材。

  平台通过提供导入工具,弹唱工具,拍摄工具,优化工具,帮助音乐爱好者获取他们需要的支持与服务,以获得更多的粉丝,更大的曝光和私域流量。

  陈华称唱吧也会上线人工修音功能,在平台上,用户通过付费,有专业的修音师帮你修音,修一单挣200元,在唱吧提供的音乐超市的功能下,用户可以直接买断内容,用户可以拥有自己的歌曲。在法律上,也拥有歌曲的完整版权。同时平台会为创作者付费,根据用户点击量,唱吧会直接付费。通过搭建这样的创作服务平台,陈华旨在让唱吧变成一个泛音乐的内容社区。

  “我更希望一直专注在音乐这个大赛道。”陈华说。“音乐市场足够大,竞争相对没那么激烈。”而这也是他一系列改革措施最重要的底层判断。

  “但唱吧的一系列改革措施,在竞争力方面能否经受住考验还是未知。”魏巍称。

  从陈华一系列的改进措施,可以发现,所有业务还是围绕音乐本身,而移动互联网时代,用户对内容的需求,正如他自己所说,第一大需求是视频类产品,第二大需求才是音乐产品。据百度发布的2019内容创作者年度报告显示,短视频应用用户规模已经达到5.94亿,其中30岁以下网民的短视频使用率为80%。在目前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产品的“侵袭”下,年轻用户的注意力能否真如陈华所说,回归到唱吧身上,让人存疑。

  而在当日的群访环节,在被问及一系列改革主要是针对存量用户还是用来拉新时,陈华称比例是一半一半,对于新增用户的预期,陈华并没有给出明确答案,只是称希望看到一个高速增长的数据。而从目前的市场来看,他所瞄准的新用户正是散落在抖音、快手等超级DAU平台上热爱音乐的年轻人群。就在前不久,抖音公布了日活超4亿的消息。

  其次,在音乐这个赛道上,各大入场者都在变换更多的产品形态吸引受众,比如2018年底冲出的音乐社交黑马“音遇”,将“唱歌”和“交友”“娱乐”融合在一起,模拟多人参与的KTV场景,凭借内容上的创新,以及强参与性和互动性等特点,在大众心中怒刷了一波存在感。而唱吧在内容形式的更新换代上,鲜有能够吸引年轻人且刷屏的现象级创新型产品。

  再次,这次与阿里旗下唱鸭引发“大战”的弹唱功能,2019年3月,阿里旗下唱鸭上线后的弹唱功能,用户通过清唱+弹奏+节奏音效的形式录制作品,实现自弹自唱。该功能最早的创作源头应该是《节奏大师》,这是由光速工作室开发的一款下落式触摸音乐节奏类益智游戏,2012年5月25日发行,游戏以传统下落式音符玩法为核心,让玩家体验演奏音乐。

  在产品的灵魂功能上,可以说无论是唱鸭还是唱吧,都能找到该产品的某些影子,并且在某些功能上,两者和曾经爆火的音遇也有类似,比如多人参与场景。另一方面,据公开数据显示,在唱鸭APP里,95后用户占比达到90%,而这部分年轻人群正是陈华想极力抓住的用户。所以两者的纷争从这里可以找到出口。

  但之前唱鸭就因产品界面不够优化、操作体验感等问题遭到用户吐槽,一炮而红的音遇也曾因为语音中的监管漏洞等原因遭遇下架,这无论对于唱鸭还是唱吧而言,都是不容忽视的问题。

  “可以看出,陈华一直在探索,希望能够创造出一个对年轻用户形成强烈冲击力的产品形态。但始终无法跳脱出固有的思维模式,也绕不开音乐本身,这很难给年轻用户带来真正的新鲜感。可以说,某种程度上,如果想要顺利上市,唱吧团队的产品作战能力需要有更大的突破。”某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称。

  从8年前一枝独秀的风口引领者,到如今逐渐消失于大众视野,陈华不能再等了。